勐海在线,勐海新闻网,勐海信息网,勐海信息港,勐海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勐海新闻网 >

水果刀:上甘岭精神是永远的丰碑!

时间:2018-01-14 08:3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水果刀:上甘岭精神是永远的丰碑!,

(原标题:水果刀:上甘岭精神是永远的丰碑!)

  引子

在上甘岭战况最危急时,3兵团代司令“王疯子”王近山急召12军副军长李德生领受命令。王近山指示李德生:“立刻成立五圣山指挥所,由你统一指挥12军、15军。”

  王近山 志愿军3兵团代司令

  李德生在朝鲜前线指挥部

  正文

2017年的10月14日是上甘岭战役爆发六十五周年的日子。六十五年过去了,当年上甘岭的英雄安在!今天中国周边形势依然复杂,不容乐观,更需要我们学习和运用上甘岭精神。

《亮剑》原型人物我军著名战将“王疯子”王近山为何在上甘岭战况最危急的时候说,“李德生上去了,我们就可以睡觉了”?

如果今天或者以后再遇到上甘岭这样的情况,我们将如何应对?

上甘岭战役虽然距今已过去了65周年,但我们仍有必要重温一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美国人至今也想不通上甘岭为什么会打不下来!

  上甘岭战役概况

1952年秋季,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计划“采取小规模进攻行动,使敌人陷于被动防守地位。”美军计划以5天时间和200人伤亡,夺取五圣山前沿的上甘岭,然后夺占五圣山主阵地。

美军于10月14日对我军发动猛烈进攻,战役开始。整个战役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20天——10月14日至11月2日,15军作战,指挥员秦基伟。

第二阶段23天——11月2日至11月25日,12军作战,指挥员李德生。

战役第一阶段打得异常惨烈,3兵团在给志愿军司令部的报告中说:战斗初由于对敌持续**进攻估计不足,有些急躁,前线用兵过多,但15军45师打得极为英勇顽强,45师的连队****伤亡65%以上,排级****伤亡89%,班长副班长伤亡100%。在这血与火的炼狱中,45师涌现出一大批英模,打出了赫赫威名。

但面对惊人的伤亡,单靠15军已难以将战斗进行下去。

3兵团遂紧急召回正在返回后方休整路上的12军参战。

当时3兵团的代司令员是我军著名战将王近山,号称“王疯子”。在上甘岭战况最危急时,他急召老部下时任12军副军长李德生到3兵团司令部领受命令。王近山指示李德生:“立刻成立五圣山指挥所,由你统一指挥12军、15军,战况直接报兵团。仗是在15军阵地上打的,也要报15军。”

李德生走后,已经几天几夜没睡觉的王近山对兵团副政委杜义德说,“我们可以睡个觉了。李德生上去了,我就放心了”。

志愿军副司令员杨得志回忆:决定将12军31师3个团全部投入作战,34师2个团作为预备队;15军除炮兵、通信、后勤保障部队外,撤出战斗休整。

上甘岭阵地由12军接手后,在李德生的指挥下,迅速调整部署,“在兵力配置上,前轻后重;在火力配置上,前重后轻”,这一调整大大改观了原来在一个小阵地上用兵过多易遭敌军重大杀伤的状况,有效降低了我军伤亡,同时极大加强了我军的**进攻能力和反击能力,予敌以大量杀伤。

1952年11月28日上甘岭战果明确记录:15军和12军共打退敌人排以上进攻900余次,毙伤敌2.5万余人。我方伤亡1.1万余人,其中15军伤亡7000余人,12军伤亡4200余人。

整个战役联合国军投入部队6万余人,105毫米以上口径火炮300余门,坦克170余辆,飞机约100架,在这两个山头上共倾泻炮**190万发,航空****5000余枚。两座高地表面工事全部被毁,山头被削低2米,山石**成粉末,人走在上面如陷沼泽。

中国人民志愿军投入的兵力有15军、12军等共4.3万余人,炮兵部队有75毫米以上口径火炮114门。志愿军也将各类火炮集中使用,先后发射40余万发炮**,在单位火力上创造了自己的最高纪录。

在12军的强力反击下,联合国军终于因伤亡太大,消耗太大,不得不于11月25日停止进攻。此后,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加速了朝鲜停战谈判的进程。范佛里特说:“10月14日的金化攻势,损伤了美国对外的威望。”

王近山总结此役战术运用时指出:这次战斗是两种打**,一种是12军采取稳步的、持续的、“小兵群”之打**,这是单兵运作的高度发展,战斗组织得好,步炮协同好、通信联络好。另一种打**是急躁的、急于求成,使用大兵力,这种打**在现代战争中将增加许多伤亡。若我们都能采取12军这种打**,则可少伤亡3000人。

上甘岭这个只有十余户人家的小村庄,经过一场战役的洗礼,成为近现代战争史上一座丰碑!上甘岭战役既是双方军力的较量,又是两种世界观、两种价值观、两种思想体系的较量。这场战役让中华民族找回了失落百年的民族尊严,从此,世界不再轻视中国。

  上甘岭战役给我们的反思

上甘岭战役充分体现了我军各级指挥员在战争指挥、作战上的“智”,我军在整体物质技术条件远逊于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情况下以极弱打败了极强;充分体现了各级指战员在面对艰苦环境时表现出来的战胜困难的“勇”、视死如归的气概和灵活有效的战略战术。尤其是老一代革命家面对荣誉,不记名利的高风亮节,更值得后人学习和铭记。

但在中国周边****环境仍很复杂的情况下,仅仅回忆和怀念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应立足现实,思考如何深入挖掘上甘岭精神并将之运用于现实,如何在新时代锻造新一代革命军人的灵魂和血**,如何学习老一辈革命家,培养我军指挥员的指挥艺术。

反观美国方面,为了纪念“韩战”(我们称之为**美援朝,美方称为“韩战”),纪念死去的军人,同时更是从这场战争中广泛地汲取教训,他们早就专门成立了朝鲜战争全国纪念委员会,在华盛顿纪念碑的南侧修建了很大一片“韩战”纪念地(北面是越战纪念墙),石碑上雕刻着战争阵亡和失踪人员数字。至今美方在有关纪念日时仍会降半旗,请老兵讲战争故事;举办各种类型的展览,收集并展出“韩战”老兵的照片、纪念品、书信和日记;组织学生参观“韩战”培训场所、**物馆和纪念地,了解老兵们的奋斗与牺牲;鼓励院校和民间团体讨论“韩战”的意义及其与****世界的关系。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